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

下载本书

第六百八十五章 家父,陈塘李靖!

作者:言归正传 字数:6416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极品全能学生 伏天氏 农家小福女 韩三千苏迎夏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都市极品医神 元尊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三寸人间 覆雨翻云 越做越爱 万古神帝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    李靖今日,血溅三尺,以命相搏。】

    李府后院,李靖的呼喝自城头传来,小哪吒精神大震,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!有人在欺负我爹!”

    “莫急,”太乙真人依旧气定神闲,“你玉鼎师叔和黄龙师伯,此刻就藏在你爹周围护着,咱们等讯息,就可出去搞事。”

    “讯息?”小哪吒歪了下头,“啥讯息?”

    太乙笑道:“当然是你长、嗯哼,是一位高人给咱们传信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太乙真人手指轻点,面前出现了一面云镜,其内显露出李府之外的情形。

    大水侵漫,天地间弥漫起层层云烟,东海之水一路横扫,意图灌入陈塘关中,很快就将堤坝般的城墙冲出了缺口。

    城中房屋不断轰塌,李府周遭出现道道仙光,大阵护住了城内三分之一的区域,将无边海水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杨戬站起身来,皱眉道:“若城中凡人尚在……他们龙族拿命偿命吗?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摇头不语,小哪吒却攥着拳。

    “师父,发大水了!

    那是我最喜欢去的茶馆,还有包子铺,还有蔡大妈的水果摊!

    这谁弄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打死了一条小龙吗?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淡然道,“他家人搞的,放心,人都被提前挪走了,龙族那么富裕,斗法结束让他们原地百倍赔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哪吒不由一怔,小拳头紧紧攥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条小龙,好像是自称什么殿下,殿下听起来就挺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云层中传来低沉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无边海水撞在城中大阵的阵壁上,让阵壁不断闪烁。

    陈塘关之上的云雾分开,四名龙首老者驾云缓缓落下,正是东南西北四海龙王!

    李靖双眼微微眯了起来,朗声道:“龙族水淹陈塘关,此事李某定要去天庭状告!”

    “李靖,”那老龙王缓缓向前踏步,冷然道:“你可承认,是你三子杀了吾儿敖丙?”

    “龙族只问结果,不管缘由?”

    李靖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不错,我儿杀了你儿,你我各为其父,当一战!

    何以迁怒我陈塘关百姓!”

    四海龙王默然,而侧旁云中探出一只只龙首,对李靖冷然道:

    “谁让你是陈塘关总兵!”

    “李靖,你数次辱我龙族,这就是代价!”

    “代价?哈哈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靖怒极反笑,身形踏步向前,脚下宛若有云梯一般,走到了天与地之间。

    脚下是肆虐的大水、开始涌现的虾兵蟹将,头顶是无边阴云,以及阴云中不断翻涌的一条条苍龙。

    人这种生灵,总是喜欢做不自量力之事。

    但有时,身不可退、头不可低。

    退了便是追悔莫及,低头便是生不如死!

    李靖手中青锋颤鸣,长发飘扬,长袍颤动,双目之中满是怒色,道心之中燃起橙色之火。

    欺人者,人恒灭!

    “一战!”

    “那便成全你!”

    一条满是火红色鳞片的苍龙自阴云之中直直冲出,百丈直径的龙爪砸向李靖额头,其势仿佛是要将陈塘关直接压入地下!

    李靖毫无畏惧,哪怕感受到了几乎能让自己肝胆破碎的威压,此刻犹自将长剑挥洒,在空中舞出道道剑光。

    剑气纵横,剑影若犬牙交错,对龙爪正面迎上。

    一剑照尽大商武,高歌吟诵太清篇!

    叮、叮叮叮——

    剑气撞在那巨大的龙爪之上,却只是将那龙爪打的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云上龙首在狞笑,爪下凡人似是立刻就要被捏爆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道韵炸散,玉色的光晕席卷四面八方,那夹带无边威势的龙爪突然陷入静止,龙爪带起的狂风犹自向下涌动,但龙爪就那般诡异地悬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龙爪之下,李靖正上方,那道看似有些普通,没有半点令人惊奇的身影,就这般负手而立,一尊四足方正大鼎的虚影笼罩在他身周。

    来者自是玉鼎真人。

    玉鼎抬手虚按,李靖向上冲的身影也缓缓落向下方的陈塘泽国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缓声叹道:“龙族此时尚有退路。”

    东海龙王皱眉不语,一旁自有龙族长老冲出,带着一声呼啸,对玉鼎真人打出数十道流光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袖袍震动,身周大鼎虚影冲天而起、迎风见涨,转眼竟化作千丈直径,将这老龙的攻势尽数纳入鼎内。

    “既执迷不悟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缓缓闭目,随即双目突然睁开,目中一片浅白玉色,抬头怒视漫天苍龙,身影冲天而起!

    “那贫道,就助你们开悟。”

    昂——

    李府之地,九条火苍龙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西海龙王、北海龙王同时动了,在玉鼎真人撞入阴云中的一瞬,数百苍龙尽数化作人形,道道神通法宝朝玉鼎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以多战少,体型太大吃亏太多,龙族征战了一个远古,如何不明白这般浅显的道理。

    而当两位龙王大袖摆舞与玉鼎真人正面厮杀,今日之战,已是彻底爆发!

    太乙真人踏步而来,一身大红道袍,嘴角被仙力封禁,此时却是不说半句话语。

    无他,龙族高手着实太多了些,他与玉鼎合力出手也牵制不了太多,哪怕此时玉鼎真人并未留手,但龙族能阻拦下玉鼎真人几瞬者,着实太多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掌托神火罩,身影追向玉鼎真人,可很快被龙族高手包围。

    杨戬提枪跃出,身影直接跳到高空之中,二话不说亮出长枪之锋。

    面对第六圣人,杨戬还会喊一句自身名号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龙族,他是半句话都欠奉。

    陈塘关上,阐教三仙冲龙阵!

    李靖紧咬牙关,额头燃烧起微弱的火焰,身形化作一抹白光冲向空中,目光死死锁定在东海龙王身上!

    东海龙王见状突然出手,一掌向下摁压,城中大水炸出数十道水柱,各自化出碧蓝色的巨大手掌,对李靖疯狂砸落。

    李靖掌中长剑光芒乱闪,道道剑气穿梭,身影左突右进,可终究是碍于修为,被合围而来的水柱砸中,口喷鲜血,身形更是被拍回了一座城中高楼的屋顶上,砸出了深深的破洞。

    “夫君——”

    城外远山上,殷氏几乎昏阙过去,被侧旁的纸道人用仙力摁住了要冲过去的身形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双目半垂,目中划过几分犹豫,但随之又是一掌抬起。

    “休伤我爹爹!”

    一声满是稚气的轻喝,一颗流光冲出李府大阵、划过泽国上方,化作一道尚还幼小的孩童。

    混天绫在他身后不断飘舞,手中长枪被火焰包裹,脚下风火轮呼呼作响,身周飞速环绕的乾坤圈留下成片的残影!

    左手手腕上的手镯,已亮起了两只节点。

    哪吒双目中倒映着两团火焰,悬浮在高楼屋顶的破洞上方,轻轻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龙王的手掌,已再次落下,这次凝成青色龙爪,虽只有数十丈直径,但龙爪掌心有一团团黑气环绕。

    那道韵,几乎要撕碎哪吒的元神。

    哪吒一声怒吼,手腕上的第三颗节点就要亮起。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这是肩头被人轻轻摁住的轻响。

    哪吒始终是孩童,此时有些错愕地扭头,注意力被轻易分散,就如他元神之力已堪比金仙,却依然不擅仙识探查一般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哪吒愣愣地喊了声,看着身旁摁住自己,却抬头冲向天空的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抬手去抓,但被火焰包裹的李靖,此刻遁速已是颇快,哪吒小手只能伸向父亲的背影。

    道心之中,像是有什么在被轻轻触动。

    ‘哪吒,修行与读书都要靠勤奋,莫要如此偷懒!’

    ‘宝物是给你防身所用,不是给你捉弄人的手段!若是你再用此宝物捉弄他人,为父就要代你保管,非要去找你师父理论几句!’

    ‘我儿哪吒,为父只能教你做人的道理,不能替你去走这段人生。

    莫要辜负自身天分,但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。

    你刚出生还不满月,为父怎得对你说这些了……你这辈子是活给你自己的,莫要让自己太累。

    只要为父还在一天,你就不必为任何使命、任何期待而活。’

    视线中,巨大的龙爪横拍而下。

    哪吒不知自己为何会有万般情绪,万般似乎是自己、又似乎不属于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李靖仰头嘶吼,手中长剑晕上一层层元神之力,整个人被金色光芒包裹,那是元神在剧烈燃烧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塘关总兵,李靖在此!

    剑起度仙,我意度天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怒吼声中剑光爆涌,但面对着那龙爪,就如漂泊大雨中的烛火,即将被砸灭。

    高空中,与群龙激战的玉鼎真人与太乙真人豁然转身!

    杨戬见状有些不对,额头神眼急忙睁开,一束神光冲向东海龙王打出的爪印!

    “乾、坤、圈!”

    一声轻喝,带着无尽怒意的轻喝,在哪吒身后突然爆发!

    岁月流速似乎变慢了一瞬,一束金光闪起、李靖的身影诡异地横飞了出去,定睛一看,却是乾坤圈套住李靖的身形,将他朝左侧远远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金鹏鸟着实松了口气,一直没得到传声的他,只差一瞬就要冲出去救人。

    哪怕稍后遭老师惩处,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般男人被龙王抹杀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陈塘关泽国之上,一杆长枪如离弦之箭飞空而起,其上火焰一爆、再爆,竟转眼化作数百丈直径,将那龙爪的虚影直接炸碎!

    碎火如雨砸落,天地突然变暗。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爹?”

    冷狞的低吼声在天地间回响着,东海龙王皱眉看向下方。

    那里,小哪吒闭着双眼,背后却现出了一名被黑气缠绕的少年,少年双目睁开,抬头眺望着天空,嗓音便是从他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龙王冷哼一声,侧旁自有两条老龙向前,一龙持剑、一龙握枪,目光锁定哪吒的身影。

    哪吒突然双手并起剑指,浑身被火焰包裹,背后的身影与小小的身子同时闭目、同时开口,两道声线渐渐合一。

    “道源有,法生相,二归一,真灵存。”

    少年虚影化作一缕缕黑气钻入哪吒身体,哪吒的身形竟缓缓长大,身上的短衫被撑出道道缝隙,两只发包自行解开,化作火红色的长发。

    抬手,火尖枪盘旋飞射而来,伴随着‘噹’的一声轻响,被他直接握住。

    他双肩轻轻抖动,背后现出四条手臂,握住乾坤圈、混天绫、阴阳剑、金砖!

    巫族战法,火神法身。

    “灵珠子……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嗓音轻颤着呼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,”少年哪吒抬头看向东海龙王,“弟子哪吒,生于陈塘关,人族跟脚,煞气侵染元神。

    若今日弟子彻底失控,还请师父动手镇压,弟子虽死无憾。”

    风火轮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声,哪吒身周火焰不断汇聚,他仿佛踩在弓弦之上,将弓弦一压、再压!

    那持枪的老龙低声道:“哪吒!你今日只要自刎于此,我等可饶过你家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自刎?”

    哪吒嗤的一声冷笑,长枪斜指苍穹,“便是今日被你们打杀,也当拉你们同死。

    我爹说过,男儿立世,当以惩强扶弱为己任!

    今日你龙族破我陈塘关,你我当死战,看谁道更高!

    家父陈塘关总兵李靖!

    风火轮!

    疾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日,一轮太阳悬于陈塘关。

    那日,套在哪吒手腕上许久的三节手镯,悄然破碎。

    火光曜目,水色漫天。

    苍龙的呼啸声持续不绝,于空中飞速盘旋的身影长枪挥舞,一缕缕煞气缠绕自身,但他双目一直清明。

    但终究寡不敌众。

    当龙血洒满水泽之地,几道身影被困在李府大阵附近,漫天龙首老者将他们数道身影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撑开仙力苦苦支撑,太乙真人嘴角沁血,杨戬浑身衣甲破碎,雄壮的身躯上带着道道伤痕,却犹自在帮师父支撑结界。

    哪吒近乎力竭,此刻拄着长枪跪在仙力包裹的水面上,不断试图站起来,浑身却不断轻颤。

    李靖此时更是虚弱无比,燃烧元神的代价,便是他此时想动一根手指都无比费力。

    “哪吒……”

    李靖轻声唤着。

    哪吒苦笑了声,喃喃道:“是孩儿鲁莽,为陈塘关招来灾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、是那少年吗?”李靖颤声问着。

    哪吒轻轻摇头,“我是您三子,是哪吒。”

    “唉,总归是为父没用,”李靖轻轻呼了口气,虚弱地说着这般话语,“但记住,这并非是你闯了祸,只是公理道义有时会来的晚了些。

    世上之事,经常会这般。

    莫要因此事心生愤恨,莫要因此而不平,要走正途,要无愧于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撑着断剑慢慢坐起来,对太乙真人轻唤了声真人,太乙突然出手,一指定住了哪吒虚弱之极的元神。

    李靖对哪吒笑了笑,身形被最后一股仙力包裹,缓缓飘起。

    高空中,东海龙王抬手示意,漫天流光暂时停歇,道道目光凝视着李靖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靖飞出玉鼎真人的结界,握着断剑昂首而立,淡然道:

    “今日我李靖愿以自身性命,抵东海龙宫三太子之命。”

    有龙族长老低声道: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李靖扭头看了眼此刻双目瞪圆的哪吒,淡然道:

    “我只是抵命,何来罪?

    你们龙宫,非人皇,非天庭,凭什么定我李靖之罪。”

    那龙族长老大骂一声:“不知悔改!尽数杀之!”

    李靖攥紧剑柄,怒视着空中的数百龙首老者,浑身在轻颤……

    “好,我!”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李靖的那个‘认’字尚未出口,一声冷哼自空中落下,原本阴云遍布的天空,突然有一束阳光照耀而下。

    一名白发老道盘坐于云端,身形缓缓垂落。

    他手持拂尘,肩头漂浮着一只小塔,身后盘旋着阴阳太极图,本是慈眉善目、此刻却是面容冷漠。

    那玄妙道韵流转开来,众龙瞬间息声。

    那目光平扫而过,在场无一人能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手中拂尘一扫,漫天阴云突然被一束束金光照透,金色光柱接天连地,其内飞出一道道密密麻麻又井然有序的金甲天兵。

    唳——

    鹰啼声有些刺耳,就在陈塘关城墙角落,一只金鹏展翅而起,瞬间出现在半空之中,挡在李靖身前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微微摇头,掌托小鼎,再次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数十道流光自西方急急飞射,最先一人乃是中年道者,玉虚宫击金钟之仙,广成子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面色复杂的黄龙真人、目中怒火燃烧的赤精子,还有云中子、文殊、普贤……

    一名名圣人弟子,一位位阐教高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阐教来人,又看向下方那群龙首老者,拂尘再次扫过,东海之上炸出漫天水浪,凝出一条条包裹着浓郁天道之力的苍龙,封住了龙族的退路。

    他淡然的嗓音传遍各处,却是问了龙族一句: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,是谁在说他有罪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mhtwx.la/down/txt120468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htwx.la/120468/

发表书评:http://www.mhtwx.la/book/120468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六百八十五章 家父,陈塘李靖!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六百八十四章 水淹陈塘!【大章补更】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六百八十六章 太白压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