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

下载本书

第六百八十七章 《稳教》

作者:言归正传 字数:6995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极品全能学生 伏天氏 农家小福女 韩三千苏迎夏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都市极品医神 元尊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三寸人间 覆雨翻云 越做越爱 万古神帝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    龙族来的时候,带来漫天大水。

    龙族走的时候,收拾了近百条龙族尸身,宛若一个垂垂暮已的老人,一步几声轻叹。

    将龙族比作老人,某个角度上也算恰当。

    龙族的身子骨已是老朽,精气神早已不足,心却不想服老,一心想要浪荡,有机会就开始蹦迪。

    当真不怕把自己蹦到散架,葬入洪荒生灵大坟。

    那个坟场已葬下了无尽的生灵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暗叹,相比龙族而言,凤族虽然如今只有寥寥几个族人,却十分安稳。

    孔萱嫂嫂近乎脱离大劫,是他们人教重要成员,文净道人最向往的存在,幸福又美满。

    两只始凤精血培养出的小凤凰,虽未在洪荒露面,但生存状况十分健康,偷偷摸摸地延续凤族血脉。

    金鹏鸟更不用说,自从被太阴星君一巴掌拍懵,又被自己忽悠瘸了,已成了现如今天庭的超级打手。

    从南天门砍到三千世界,从三千世界杀去混沌海。

    只要他这个老师不直接与天道决裂,金鹏都可以过的十分舒适。

    龙族……

    敖乙那还有些稚嫩的肩膀,确实拉不动这艘半沉的大船。

    偏偏还有那么多不知所畏的龙族,在船上醉生梦死、夜夜欢歌。

    龙女不知亡族难,海中犹唱百花残。

    嗯,稍后还要去找敖乙做做心理辅导,免得他心底有什么郁结。

    龙族是亏还是赚,其实要看从何种角度去理解。

    就现状而言,他们以死伤百多高手的代价,换龙族避开今后因自我膨胀而出现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一时受辱,千秋长存。

    龙族能从远古之末苟延残喘的局势,一步步撑到今日,自有一种‘自我调节机制’。

    待龙族离开后,李长寿留下了有琴玄雅所在的那部天将,负责收拾此地残局,安置那些躲去山上的凡人。

    压龙之事,进展的倒也算顺利。

    此时李长寿也有些搞不清,自己是因哪吒不必自刎而欣喜,还是因龙族被顺利套入天道体系中,埋下了今后的一颗火雷而欣慰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自己此前关于龙族与哪吒的规划,已是完成了九成八,仅有一点点遗憾。

    ——李长寿本想将那些选择‘给人族一个深刻教训’的龙族尽数诛灭,但这些龙族在方才大战中,大多躲的比较靠后。

    只能靠龙王回去之后自我调整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本体并未直接离去,先是对阐教众仙做了个道揖,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飞去了赵公明等四位截教仙面前。

    在场生灵都是安安静静,就当自己没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还是老神仙的模样,也不便当众更改形貌,他到得近前,就苦口婆心地劝道:

    “云,此物是与你防身的,你莫要时常放出来,若让今后敌手有了提防,效果自是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云霄含笑点头,收回那尊玉像,凝视着李长寿的面容。

    李长寿眨了下眼,她便收摄目光,一抹红晕划过脸颊,但转眼还是那般清冷,于云上静静而立。

    琼霄竖了个大拇指,笑道:“姐夫,英武的哟。”

    “三妹谬赞,”李长寿拱拱手,却是公开、正面应下了这声称呼。

    ——云霄是二姐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问:“刚刚你明明制住了龙族,为何不将他们高手都诛除了,或是让他们立下天道誓言?

    为何这般轻易就放走了他们?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吟几声,传声道:“此间有些算计在,龙族本无大错,今日杀了数十龙族已足矣彰显天威。

    大劫正在运转,少些不稳定因素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些龙族高手也算填了劫云的劫灰。”

    金灵一幅早知如此的表情,并未继续多问此事。

    赵公明笑道:“这李靖不错,是个汉子,以后带他常来串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义子收的也是稀里糊涂,”李长寿叹道,“本来以为是度仙门长老们的玩笑之言,没想到真的成了真。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道:“就是修为弱了些,此次更是折损了道行。”

    “哎,话不能这么说,”赵公明道,“我观这李靖,有大气运,定能向前更进一步,这怕也是个大劫之子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点头,并未点破此事,只是道:

    “稍后我会赐他几件宝物,只需能修成金仙境,其他倒也不算大事。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有些欲言又止,看了眼那群围在李府附近的阐教仙人,只是轻哼了声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师姐不必担心,李靖的三个儿子虽都是阐教弟子,并不会影响我在大劫中的立场。

    我始终站在天庭、人教、道门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也是难为你了,”金灵圣母摇摇头,“莫看我们对西方教下手毫无顾忌,真要有天与阐教对阵,下手始终是有些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负手轻叹,“咱们现如今还没跟那边起冲突,若是能拖过大劫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天道不允,”云霄轻声道了句,几位大能尽皆沉默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回吧,”琼霄道了句,“这里也没啥事了,继续回岛上喝茶。

    姐夫你要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不少公务,就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道揖,笑道:“还是多谢你们前来声援,但大劫中自保为上,这般外出着实有些危险,今后还是要稳妥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云霄柔声应了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几眼,似有话语互相倾诉。

    云霄轻轻颔首,随手招来一片云雾遮住四人身形,一同化作云雾消散……

    这遁法,早会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负手静立了一阵,低头却见有琴玄雅静静站在山上眺望此地的情形。

    似是看到了李长寿低头,有琴玄雅立刻转身走向一旁凡人,自顾自地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阐教众仙回返昆仑山,陈塘关的大水被送回东海。

    李长寿特意点了有琴玄雅的将,让她负责此地后续修缮之事,本体率先回返天庭,心神挪去了此地纸道人处。

    今日一力压龙,其实也算是对其他势力的一种威慑。

    比如弥勒什么的。

    李长寿细想之下,他今日怕是会成为不少龙族心底的魔障,自会有龙族对自己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但这对自己的千年计划没有任何影响,也并非什么值得关注之事。

    还是想想……石矶座下的碧云童子吧。

    这童子的命,比弥勒还要更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李长寿隐隐有些感觉,那弥勒定还会再次现身,对哪吒再次伸出他那胖乎乎的手爪。

    现如今,自己是天道明面上的利剑,弥勒成了天道暗中的毒刃。

    更奇妙的是,他们二者已是直接对立,但凡有机会除掉对方,就绝对不会对彼此手下留情;

    天道,准确说应该是道祖,自然乐见弥勒牵制他的少许精力。

    人皇伐天之举,绝对影响到了天道意志。

    天道不能直接干预大劫、影响生灵心神,这是生灵的底线;

    哪怕通过大劫劫运影响,两者本质相同、形式不同,生灵一方也能勉强接受。

    燧人前辈自不会白白化作灰烬,但一切都需要慢慢去实现。

    五成把握就跟天道摊牌,那不就是走浪前辈的老路,跟送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‘与天斗,当真费劲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本体化作流光遁入东天门,找玉帝陛下禀告发生了何事,各路天兵天将也在迅速归位。

    天庭各处,生灵都在私下讨论天庭文官的平均战力水准。

    然后大多数天兵颓然发现,从战果来看,文官平均战力是绝对高过武将的。

    就很没前途。

    陈塘关处,李长寿暗中安排的两批纸道人们,再次遁入大地深处潜伏。

    ‘王长安’这个皮肤一直跟在殷氏身旁,在大水退后立刻带她回返李府,去见已是昏睡在床榻上的李靖父子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所见:

    哪吒恢复成了孩童模样,比之前要长大两圈,鼻尖带着一只鼻涕泡,睡的没心没肺、十分深沉。

    李靖本是在打坐,但服用了滋补元神的丹药后,一时没忍住就低头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睡觉,对炼气士而言,也是恢复精神的最有效方法。

    李靖这次耗损元神之力太过巨大,已影响到了自身道行,让本就不高的道境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只能继续努力了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受伤颇重,但此刻很有精……也不是太有精神。

    他面色苍白坐在屋外的石桌旁,笑的颇为开心,手指不断敲打着自己的大腿,就差直接唱上一段、献丑几句。

    哪吒完全掌控了煞气,前世今生融合,今后既是哪吒,也算是灵珠子。

    这确实值得太乙真人傻乐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带殷氏刚来,太乙真人就站起身来,对李长寿招呼一声:“长庚!多谢了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就很突然。

    他这化身还没有对外公布的打算,稍后也只能效仿玉帝陛下,换个身份、换个角度看世界了。

    太乙实在太草率了。

    阁内跑出两个年轻人,一名稍显老成,一名还是少年模样,自是金吒和木吒。

    金吒率先喊一声:“弟子金吒拜见长庚师叔。”

    那木吒却是连忙跑到了殷氏身旁搀扶:“娘,你受伤了没?”

    “娘没事,娘没事,”尚显年轻的殷氏拍拍木吒手背,也顾不得对太乙、玉鼎真人行礼,连忙闯进屋门,去看孩他爹与老幺的状况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金吒点头示意,后者也识趣地低头告退,去了屋内一家团圆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、太乙真人与李长寿互相对视几眼,而后各自仰头大笑,笑声颇为畅快。

    太乙道:“论算计、说谋算,还真没人能玩的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完全可以换一种更真诚的称赞方式,”李长寿道,“用肢体表达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问:“长庚可曾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内伤,倒是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咧嘴吸了口凉气,改做传声:“龙王修为当真厉害,我只是与他过了几招,差些接不下。

    还是老龙王故意输阵,不然今日怕是很难收场了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缓缓点头,传声道:“龙族底蕴着实可怕,这还是镇守海眼的远古龙族尚未动弹,咱们这次确实有些凶险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传声:

    “其实没有什么凶险之处,我、阐教、龙王、人族、天庭,各取所需罢了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身为族长、王者,看似拥有生杀大权,却并非凡事都能独断专行,他必须先巩固权力,才能利用这份权力,不然就会遭权力反噬。

    老龙王比谁都明白这般道理,所以他选择了借势弹压龙族内部不安分之龙,我来背负骂名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如今洪荒最古的王,绝对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歪了歪嘴,“如此一说,贫道当真有些不太爽利,想去龙宫再逛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默默掏出了一颗熟悉的法宝灵珠;

    李长寿脚下微微一动,封住了太乙真人能有的退路,正色道:

    “此事到此告一段落,龙族已不必再入劫中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讪笑着摇摇头,并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东海,水晶宫。

    海水似乎变得有些浑浊,水晶宫内外的气氛无比沉闷。

    其他三海的龙王并未多说什么,回返水晶宫后,就带着众长老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他们败了。

    败的很没尊严,心气儿被打没了大半,仿佛今后的龙族只能为天庭打工,在四海中‘安享晚年’了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扶着座椅把手,慢慢坐回了自己的宝座,头上断掉的犄角缓缓生长完全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下方的众龙族长老低头行礼退去;

    有几名老龙想停步留下来,但老龙王又摆了摆手,这些老龙也低头离去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大殿的石门缓缓闭合,老龙王双眼眯了起来,那复杂的目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应是想到了天庭刚崛起时的情形,龙族虽经历了海眼被破的灾难,却有了希望,有了未来。

    一潭死水再次有了活力,这比得到更多死水,更让他这个族长开心。

    又想到了那日,敖乙面色沉重地匆匆而返,跪伏在大殿前,低声说着两个字。

    流血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大劫如刀即将斩落,龙族并未入劫,但成了各地水神的龙族子弟们,却犯下了一件又一件令龙不齿之事。

    只得杀一儆百,暂时压住族内那越发浮躁骄躁的心气。

    但龙族在那条看似光明的路上没能走几步,已开始偏离……

    作为族长,其实对此束手无策,因为这是扎根在过往无数岁月中,龙族刻入了骨髓中的高傲。

    他们不屑于做恶,却也不会刻意追求善名;

    他们本自无拘无束畅游天地,却始终是抵不过劫难二字。

    身为族长,代表的就是族人们的意志,当族人们走向另一条路,自己只能抢先一步走到前面,借此才能压一压他们急躁的步子。

    今日发生之事……

    唉,今日发生之事……

    老龙王在袖中取出一只玉符,龙手有些轻颤,回忆着那日的情形。

    ‘父王,这是教主哥哥给您的信件,玉符似乎不止一层禁制,孩儿并未打开过。’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这枚玉符时,老龙王也是被其内的内容所触动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玉符最外层写的是龙族如今的一系列弊病,以及详细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详细到定好了每个步骤,一些关键台词。

    而当龙王打开了第二层封禁,读完所见内容,却陷入了犹豫之中。

    其内是五个条款,既今日太白金星宣布的那些,收龙族之权、降龙族之神权,为龙族戴上天道束缚,兴云布雨之事必须精确到毫厘等等。

    这就是给龙族戴一道枷锁。

    龙王最初并不想答应,但其下的解释,却让龙王陷入莫大的犹豫。

    ‘龙族之祸,非源自于龙族不舍天地主角之位,也非源自于龙族自身念头过于陈旧,实乃生灵更替之道,天道遵循之理。

    龙族归天之后看似平稳,然私欲之膨胀,会逐步为龙族惹来祸事。

    天庭所建之秩序,不容任何生灵践踏,否则天威荡然无存,龙族是天庭体系中最容易踩线,也是最容易被抓的典型。

    天道对龙族束缚越紧,龙族心气越低,处境便越是安稳,适当流血,可延龙族今后之族运。

    若龙王也有争强之心,龙族恐危矣。

    望龙王三思。’

    其实这些道理,龙王心里明白的很,都是些老生常谈之事了。

    真正让老龙王下定决心,选择今日之路的,却是观摩这玉符三十六次之后,自行开启的第三层封禁。

    那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,出现之后就在极快的消逝,但龙王看下了,且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怎么能忘却?

    里面所说之事,又如何能忘却。

    【远古时为何并无四海眼,血海曾无比鼎盛,汇聚天地阴气煞气,九污泉之说到底是何时兴起?

    若海眼为九污泉之泄口,为何能被天道降下的功德彻底封堵?天道有此伟力,为何洪荒还有九污泉之危?

    祖龙始凤本为盘古神左膀右臂,远古时到底为何不惜打碎洪荒也要大战不休?

    前辈自远古修行至今,答案自在前辈心中,不必与寿作答。

    大劫之后仍有一劫,龙族届时的抉择,对生灵而言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若前辈信寿,还请行第一层所记安排,寿若侥幸得活,许龙族劫后不灭,若寿败亡,龙族也可凭对天庭的低头效忠,于洪荒长存。

    龙族只需锦上添花,不必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另,敖乙为寿兄弟,寿不愿其牵扯入内。

    太清弟子李长寿,敬上。】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老龙王手中,那玉符化作碎屑轻轻飘散,敖乙当日的禀告声还在耳旁回荡。

    ‘父王,这里面已是教主所见,咱们龙族唯一的机会。’

    唯一机会……

    劫后有劫……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,啧,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【PS:玉符出自第六百二十五章《太清观头号任务》,李长寿交给敖乙的第二枚玉符;哪吒剧本是三层剧本,哪吒、龙族、总计划,李长寿的总体设计并不会亏待龙族。

    还是老问题,大家其实可以多等两章,作者菌不会让大家久等,通常会照顾看书不仔细的读者老爷给出详细解释(后期有些悬念不能立刻揭示,不然就没高潮可言了)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稳教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与天斗不是喊喊口号,博弈永远是动态的,为了追求爽感而刻意忽略多方意志的能动性,那就太不稳健了。】

    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mhtwx.la/down/txt120468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htwx.la/120468/

发表书评:http://www.mhtwx.la/book/120468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六百八十七章 《稳教》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六百八十六章 太白压龙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六百八十八章 论道鸿钧(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