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

下载本书

第六百八十八章 论道鸿钧(上)

作者:言归正传 字数:6967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极品全能学生 伏天氏 农家小福女 韩三千苏迎夏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都市极品医神 元尊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三寸人间 覆雨翻云 越做越爱 万古神帝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    哪吒杀敖丙,龙族淹陈塘。

    太白镇群龙,其后掩名堂。

    自东海之滨的大水过去半年,天庭在洪荒之内的威势再创新高,中神洲众仙门纷纷来投,天庭派去三千世界的兵力增加近六成。

    三千世界中,西方教耗费数万年搭建起来的香火神国体系,在加速崩溃。

    似乎能赶在封神大劫完成之前,让三千世界摆脱西方教的阴影,归于天庭治下。

    一个完整的天庭体系,还差两步就可全面建起。

    而作为天庭的资深蓝图师,太白金星李长庚,这半年突然觉醒了‘工作之魂’。

    他去凌霄殿拜见玉帝的次数比之前多了不少,每次去,都会递上一些对天庭有增益的奏表,完善天庭各部的细节。

    他关心仙神的加薪、假期、考核、更替;

    关心天兵的战阵、兵甲、抚恤、姻缘;

    也会操心瑶池举办蟠桃宴的流程,操心仙子们的职称考核,操心香火凝聚神位的规矩。

    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玉帝……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离去,似乎已是进入了倒计时,只需南赡部洲再起几次大战,封神之事尘埃落定,他就到了离开的时机。

    仿佛有人在赶着他一般。

    这半年中,龙吉带着大批天兵天将,去了南赡部洲北部凤凰山,建了一座青鸾斗阙,由天兵天将暗中把守。

    她在等待着自己切入大劫的时机,以天帝之女、长庚弟子的名义,参与到整个大劫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目光已经不再多去注视朝歌城。

    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大商败局已定,而是李长寿已不会插手大商内部之事。

    说起帝辛,此时已不得不提妲己。

    人皇气运只能护持帝辛不被妲己直接谋害,但妲己不去谋害,反而享受起了贵妃的生活,人皇气运也就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接下来,无论是妲己进谗言,还是帝辛为了打压老旧势力,以妲己之言为借口对朝歌城中的贵族下手,都会引起大商局势的剧烈动荡。

    而妲己……

    此时好像还假戏真做,觉得帝辛还不错;

    完全忘记了当年的齐源道长,一心只剩下‘我的大王’。

    帝辛为了制约朝中权贵,也将苏妲己的父兄调入朝歌城,加官进爵、委以重任,与费仲尤浑、飞廉恶来等商臣守望互助。

    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若让李长寿此时直接掌控帝辛的思维,大商有八成的胜算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天道在盯着。

    哪吒与龙族,算是天道剧本的边缘部分,可以随时改动,只要结果相差不大就可。

    但南洲人皇更替,阐截两教大战,属于天道剧本的核心,若自己直接逆转,道祖肯定急眼。

    在闻仲的引路之下,截教三代、四代弟子,越来越多的加入商军之中。

    火灵圣母成了一处雄关的副将,离着朝歌城并不算远,但与闻仲并无太多联系,每日也算悠闲,随时都可离去。

    阐教那边却是气定神闲,似乎已经拿到了准确剧本,就连在南洲调查各路诸侯之事,都已是停下了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敏锐地察觉到,阐教开始暗中为周国姬昌宣扬声名。

    显然是二师叔又推算到了什么,或是天道有意给阐教一些讯息。

    天道,老至公无私了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坐在摇椅中,轻轻扇着手中的蒲扇,目光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混沌钟来了之后,棋牌室再次热闹了起来,玄雅来这里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何时小师叔与小师祖才会回来;又或者,自己离开洪荒前,她们是否还能再来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很少去那边逛逛,但能听到一些欢声笑语,心底就不会感觉太过孤独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认不是个矫情之人,在生存二字不能彻底落实前,也不敢奢求什么羁绊、什么牵连。

    但终归,人都会品味到何为孤独。

    修道路漫漫,天长伴地久。

    若无亲友陪伴,确实是会感觉十分寂寞吧。

    那,若几个人、十几个人,在混沌海中漫漫无期地生存下去,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?自己和她们的感情,能否经得起岁月不断的磨蹭?

    这些比较具有哲学气息的问题,其实很现实,也很实际。

    ‘浪前辈啊浪前辈,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。’

    轻轻袅袅,李长寿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缕玄妙的道韵缠绕在自己身周,自己出现了少许困倦之意。

    神威殿?梦天仪?

    不对,这似乎是入梦的大道,但能影响到自己此时的道心,洪荒中只有天道与五位圣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李长寿闭上双眼,轻轻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空明道心完全开启,各类念头迅速清空,他与这股道韵对峙一番,对方似乎有些无可奈何,只能就此退去。

    “长庚,是贫道。”

    道祖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思索一二,出手封禁了自己道心,只留下一缕神念,与那道韵小心翼翼地接触了下,而后被拉入了一场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炼气士被拉入梦境,只会感觉这梦境如现实一般,无比契合、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幻。

    但在李长寿的一番操作之下,他就像是在心底打开了一扇窗口,元神坐在了‘屏幕’前,看着里面播放的各类画面。

    代入感并不算强烈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繁华的坊镇,空中弥漫着七彩斑斓的大阵光罩,光罩之外是灰蒙蒙的天地。

    最初踏入此地,李长寿就感觉有些熟悉,却想不起自己在何处见过、何时来过。

    不断有人影从大阵之外飞来,绝大多数都是先天道躯的模样,但也有少部分保持着兽态、灵态,似乎并非简单的人族、妖族,还有各类灵族。

    粗略感应,这来去的人影自身道韵都无比凝实,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这让李长寿想起了一个年代,一个洪荒中大罗遍地走、金仙多如狗的年代,一个混沌海与洪荒之间异常热闹的年代。

    远古末期,龙凤初劫。

    那时为了躲避龙凤麒麟三族大战,先天大能、各路高手,大多都在洪荒边缘生存。

    那时,三清已拜师鸿钧道祖,道祖立下玄门,是在其后紫霄宫讲道、合道时,才将玄门改称道门。

    而当李长寿看到了这座坊镇中央,那熟悉的‘漩涡’,自是确定了这梦境所呈现的,是何时、何地。

    远古末期,玄都城。

    正当李长寿环顾各处,心中感慨横生时,不远处的街角走出一名身形魁梧的老道,对李长寿露出和煦的微笑。

    道祖,鸿钧。

    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,也不多言语,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含笑点头,对李长寿道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李长寿执弟子之礼,双手揣在袖中,低头跟在道祖身后,迈入了这处街巷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,鸿钧道祖推开了两扇木门,带着李长寿进了一处栽满翠竹的院落。

    小院的布置十分典雅,铺满了卵石的曲水流觞,点缀在各处的假山奇石,风过院中,竹叶发出一阵沙沙的轻响,将喧嚣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引着李长寿到了流水旁,点出两只蒲团、一方矮桌,自顾自地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祖,”李长寿低声应着,撩起长袍下摆,坐在了鸿钧道祖对面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轻笑了声,言道:“你觉得,贫道这梦境做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祖缔造的梦境颇为真实,”李长寿有些拘谨地笑着,“几乎能够以假乱真。”

    鸿钧笑道:“怎么感觉九成八你总是在讽刺贫道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?你还有什么不敢?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笑叹:“化作遁去的一,天道无法抹杀,今后只能任你离去。

    你就在贫道眼皮底下,成了贫道必须以道友相称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当真够贼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无论师祖出于哪般目的,弟子能有今日,大半还是师祖推动。

    师祖召我前来,应当不是为了再说服弟子相信师祖,还请不必说这般言语。

    弟子对师祖其实十分钦佩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沉吟一二,言道:“既如此,你我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

    贫道且问你,那日你在紫霄宫所说,觉得人皇镇压的是盘古神最后意志,可是你心底的实话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弟子猜测推断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并非是实话,”鸿钧道祖笑道,“贫道当真好奇,你通过鲲鹏元神中的那一缕鸿蒙紫气,到底看到了多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注视着矮桌的纹路,言道:“弟子所见其实不多,绝不会超过几位圣人老爷。

    但师祖,直接干涉人皇的想法,确实有些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燧人氏出手会自身崩坏,还去火云洞请三皇五帝,不也有些过分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

    “弟子别无他法,唯如此,师祖当时才会后退一步,重新回到这盘棋上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弟子去请燧人前辈,倒不如说,是师祖为了那一幕,利用了大劫的节点,以及师祖自身可随时跳出规则这个优势。

    师祖的算计,一件事往往能达到数重目的,且无主次之分,这是弟子最为钦佩的一点。

    弟子远远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在内涵贫道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扶须大笑,不断摇头感慨。

    待笑声息止,鸿钧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,言道:“你我其实并非对手,若是贫道有的选择,你我不必对立,贫道当真想将你收在身旁培养。

    可惜,长庚你我现如今终究已是站在了有些对立的两个面上。

    他的年记你应该已经看过了,贫道与你的那个同乡算是知己好友,只不过当年也是有了分歧,最后生死相搏。

    你与他不同,准确来说,你比他还要优秀。

    我受他影响颇深,但在你身上,我却看到了和他不一样的弧光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生灵与生灵不尽相同,多谢师祖称赞。”

    鸿钧继续缓声道:

    “人皇之事,贫道确实有负于人族,天帝之位本该是给燧人,但贫道为了方便掌控天庭,将天帝之位给了昊天。

    封神大劫也确实是贫道在背后推动,贫道要将截教化作天庭与天道的助力,借此巩固天庭秩序。

    那帝辛,前面九十九世都在贫道算计之下,便是为了他此生的性格按贫道画下的蓝图成长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解地问道:“师祖为何非要维护这个剧本?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正色道:“因为这对天地有利,且是天道推演出的无数路径中,天地能存在最长久的路径。

    你上次问贫道,贫道与天道到底什么关系,其实当时你说对了。

    贫道便是天道,天道便是贫道,不同的是天道中存在其他意志,但贫道的意志占据了主导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招你来梦境中对你说这些,其实是想让你明白,定义天道或是定义贫道时,不必用善恶二字。

    何为善恶?

    贫道欲借封神大劫,收束生灵之力,让生灵之强者为天庭所用,反过来巩固天道秩序;

    对于那截教而言,贫道是恶,但对于无数凡人这般的生灵而言,贫道便是大善。

    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祖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善恶不过两个字眼,并不能直接描绘一件事或一个人,师祖要说的道理,是不同事物在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诠释。

    但无论任何时候,以强者的意志强行施加于弱者意志之上的行为,都称不上善。

    有时候,辩证二字,不过是一些伪善者的盾牌。

    最底层的逻辑必须分出黑与白,生灵必须坚守各自的底线。

    而师祖您,合道之后似乎失去了这个底线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眉头一皱,言道:“换个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多言。”

    小院中沉默了许久,鸿钧道祖喝了一杯茶,方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长寿你觉得,这梦境所显的众生灵,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强,”李长寿道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远古的一个缩影,”鸿钧道祖苦笑着摇摇头,“长庚,有时贫道也会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合道时本以为能压制住天道,但天道暗藏的意志太过强大,反而同化了贫道。

    贫道可在任何事情上,左右天道的发展,唯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小声问:“收束生灵意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鸿钧道祖道,“你不明,也不懂,远古无数生灵无拘无束的发展,盘古神造化的单真灵生灵大道,发展出了什么情形。

    生灵压垮了洪荒。

    无数高手,数不清的高手,甚至还有大批大批逼近生灵极限,也就是准圣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盘古神若还在,自是能镇得住他们,可盘古神为了成全他们自身陨落,反倒让太多高手有了成圣的可能。

    你觉得,龙凤麒麟这三个最强的种族,是为何打起来的?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了灵气,”鸿钧道祖苦笑道,“太多灵气储存在生灵体内,天地间的灵泉近乎干枯,洪荒天地失去灵气护持,自身极不稳定。

    如今的龙族,不过是那时龙族身上的一只鳞片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皱眉道:“可师祖此前说,是罗睺挑拨了三族大战,暗中吸纳生灵之力想以力证道。”

    “罗睺确实存在,但危害并没有到那般地步,他只是一个引子,自诩聪明的可怜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摇摇头,缓声道:

    “当时洪荒最强者,也是最接近盘古神的生灵,是祖龙与始凤。

    罗睺给了他们所谓的成圣之机,最终爆发了龙凤大战,牵连了无数种族,打了数个元会。

    远古那近乎无尽的洪荒为此破碎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时,本自潜伏于大道之下的天道,觉醒了自身意志,趁着最黑暗的时代,迅速接管了整个洪荒天地。

    远古洪荒的碎片化作三千世界,其实就是天道意志的杰作。

    今日你所知的天道,其实就是当年被洪荒破碎刺激到的天道,这是天地维护自身的意志,也是盘古神最后留下的意志。

    在你看来,天道收束生灵之力,对生灵是有莫大的害处,有些矫枉过正。

    但只要你经历过那次大劫,经历过生灵之力无限度喷涌的黑暗岁月,你自能理解天道为何执意如此。

    天道确实是至公无私,他是规律,是自然,是天地的意志投影。

    它存在的唯一目的,却非是为了保护生灵,而是为了保护这个天地,生灵不过是天地的一部分罢了。

    你再来评说,天道是善,还是恶?是黑,还是白?

    现在,你还想继续代表生灵,与天道僵持下去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皱眉不语,低声道:“师祖今日来找弟子,是不是想说,稍后不要阻止天道算计阐截开战之事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师祖只需吩咐一句,弟子自当遵命,”李长寿低头行礼,“若师祖没有其他事,弟子这就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站起身来,朝院落的木门而去。

    鸿钧问:“长庚,你为何还不能理解天道?”

    “师祖,”李长寿停下身形,略微扭头看向鸿钧道祖,又转过身来,直视着这位有些痛心疾首的道者。

    “弟子其实理解天道,不然也无法有现如今的道境,但师祖,有三件事师祖混淆了,或者说刻意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何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

    “其一,洪荒天地乃生灵所创造,更改混沌海环境的,是真灵。

    其二,若将洪荒天地比作人体,天道比作人体的免疫机制——师祖您应该明白这词是什么意思,很多时候,杀死人体的并非病菌,而是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,比如炎症风暴。

    其三,天道想要生灵寂静,让生灵成为真灵于天地间轮转的躯壳,这种情形,用一个词就可概括。

    牢狱。

    弟子理解天道,但并不认同天道,生灵与天地间需存均衡,每个生灵在世上都有他独特的意义。

    但弟子也明,自己来得太晚了些,那位同乡的前辈错失了遏制天道最好的机会,弟子如今想的只是保命罢了。

    弟子不想做什么英雄,只想从一而终,带弟子在意的人离开洪荒,在天外守护人族薪火,守望人族兴衰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长长一叹:“罢了,随你去吧,你本可接贫道之位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默然无语,低头对鸿钧道祖做了个道揖,转身推开面前的木门。

    一步踏出,身周薄雾缓缓消散,李长寿关闭了心底的小窗。

    ‘道祖,不可轻信。’

    燧人前辈的话语在心底缓缓响起,李长寿坐在摇椅中,闭目宛若熟睡一般,身周散出一缕缕玄妙之道韵。

    得,那碧云童子,死定了。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mhtwx.la/down/txt120468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htwx.la/120468/

发表书评:http://www.mhtwx.la/book/120468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六百八十八章 论道鸿钧(上)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六百八十七章 《稳教》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六百八十九章 师祖,这次真不是有意算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