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

下载本书

第六百八十九章 师祖,这次真不是有意算计

作者:言归正传 字数:5558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极品全能学生 伏天氏 农家小福女 韩三千苏迎夏 最佳女婿 男欢女爱 都市极品医神 元尊 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三寸人间 覆雨翻云 越做越爱 万古神帝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    我是碧云童子,我现在很慌。’

    骷髅山,那长满了芳草的山腰洞府中,有个小小的童子穿着彩衣、提着花篮,低头走了出来,表情有点颓丧。

    唉,师父又让自己下山采花。

    也不知会不会再遇到隔壁洞府那个凶神恶煞的马元师伯,听说这位师伯连金仙都吃过,最喜欢吃人心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童子,其实大多都是山石精灵点化而成,主要是负责服侍洞府之主,洞府之主外出时,也要看门守院。

    若是存在的时日长久,自身灵性充沛,也有可能踏入高深的境界,成为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就比如,他们童子界最争气的存在,天庭的玉帝陛下。

    当然,玉帝曾经是道祖的童子,而且本身跟脚十分吓人,算是先天大能一类。

    像他这般童子……

    福禄少,杂活多,修行压力大,根本没假期,师父在洞自己要端茶送水,师父出去自己还被要求抓紧修行,不能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岂是一个惨字了得。

    吼——

    深山中传来一阵低吼声,碧云童子浑身乱颤了几下,抱着花篮闷头朝山下山谷飞去,身形倒也十分迅捷,一溜烟儿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马元师伯当真,吓死个银。

    噗噗噗。

    前方传来一阵拍打翅膀的声响,一只灵鸟落在碧云童子的必经之路上,鸟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塘关,祭着乾坤弓、震天箭的那面城墙上,也有一只模样相近的灵鸟落在城楼的飞檐上,鸟目注视着一蹦一跳来此地的哪吒。

    两只灵鸟自是李长寿的纸道人所化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这是两只纸鸟,主要用以监察、送信、看夜间小片段、搜寻敌踪等等领域。

    而它们的双目所见情形,都投影到了太白宫后院,小琼峰上立着的特殊铜镜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现在,只能远程观察此事。

    道祖突然梦中召见,其实已是明摆着告诉他,阐截第一战即将打响,让他在旁看着就是,不要随意出手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话语自是遵从自己一贯的风格,只是说自己会离开洪荒,但不会离开洪荒太远,也算是对天道的一种威慑。

    与道祖‘开诚布公’的谈了谈,彼此立场已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暂且不说这立场是真是假,有几分真假;

    客观来说,道祖确实代表着天地一方,想压制生灵活力,避免远古洪荒破碎的灾厄再次上演。

    李长寿代表的是生灵一方,保留了反抗天地的火种,却因本身是‘弱势群体’,也无法主动掀桌子。

    梦中论道,双方就各自观点进行了意见交换,并各自退了半步,让双方不至于立刻陷入绝对的对立。

    道祖要保原本的封神剧本,以周代商、折损截教、提携西方、兴盛天庭。

    李长寿要护住截教几位亲友,尽量让无业障者肉身上榜,保存道门元气,护持生灵意志,兴盛天庭。

    这次论道中,彼此新达成的默契,就是李长寿不会干涉道祖对剧本的间接推动,而道祖准许李长寿对剧本进行微调,保留生灵一方高手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里面涉及到‘生灵宿命’、‘万物均衡’、‘阴阳学说’、‘天人合一’等等理念,也算是洪荒大小老银……咳。

    洪荒两代善谋算者的正面碰撞。

    “啧,”李长寿双手枕在脑后,在躺椅上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侧旁,围坐在一只矮桌周围的灵娥、有琴玄雅、熊伶俐、混沌钟钟灵,正各自端着冒着白雾的茶水,吃着灵娥做了许久的点心,讨论着彼此的牌技,以及有琴玄雅听来的天庭趣事。

    若此情此景是一幅画卷,李长寿一侧的可以标注为‘生活压力’,右侧的标注则是‘悠闲午后的下午茶’。

    灵娥与有琴玄雅的目光,总是会时不时落在李长寿身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喊她们过来,却也不说具体要做什么事,让她们总不免有些在意。

    铜镜所显,碧云童子已到了山谷中,拿着一只树杈,轻轻挥扫着面前的花花草草,禁不住抬手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小哪吒在城墙上蹦蹦跳跳,躺在一处飞檐上,翘着二郎腿、也打了个哈欠,似乎要小憩一阵。

    灵娥忍不住问:“师兄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,”李长寿随口应着,“心里有些不爽利,所以喊你们过来一同做个见证,这样多少能开心些。”

    混沌钟钟灵嗤的一笑:“您老还有啥不爽快的?

    太白金星单手压群龙,咱不出去都听到不少生灵议论呢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摇头轻叹,皱眉凝神,低声道:“刚跟师祖吵了一架,被师祖警告不要坏他算计,心底正郁闷。”

    钟灵:呆。

    “我啥也没听到,啥也没听到,”钟灵大姐翻了个白眼,“人教怎么都是些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缕太极图道韵环绕左右,钟灵瞬间改口。

    “怪强怪强的大佬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太极图的灵觉随之消散在李长寿身周,显然此时就护持在李长寿身上。

    钟灵松了口气,抬手轻轻拍打着胸口,小脸上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灵娥小声道:“不管怎么样,师祖都要讲讲道理呀,师兄为天庭做了这么多事,也不能说骂就骂呢。”

    钟灵瞪了眼灵娥,这话都敢说?

    有琴玄雅皱眉问:“师兄口中师祖……可是道祖?”

    “莫要讨论这些了,”李长寿摆摆手,“免得师祖听到也会不爽利,尊师重道可是咱们洪荒晚辈的优秀品性。

    过来看吧,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好戏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话音刚落,面前那分做两侧显影的铜镜中,哪吒一侧突然传来了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头顶这把弓真的谁都拉不开?”

    “不少炼气士都试过了,这弓弦纹丝不动,”城门洞中,轮值的将军与兵卫讨论着这般小事。

    那将军压低嗓音道:“据说,咱们总兵大人也拉不开这玩意,不然上次那些龙族来犯,早就用这把弓箭射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嗓音钻入哪吒耳中,顿时让这正无聊的小英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翻身,哪吒跳到了城楼中,看着那供奉着三株清香的一把长弓、三把长箭,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、只是单纯出于他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这弓箭好像不是太厉害呢。

    长弓从上到下包裹着白色的布条,完全没什么宝光,那三把箭倒是蕴含着一种锋锐与煞气,但总觉得也像是不太完整。

    小手一伸,这长弓顿时落在哪吒手中,哪吒上下打量了一阵这把比他高多了的长弓,拿在手里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这么轻,能有啥力道?乱吹牛。”

    哪吒歪了下头,随后提着长弓翻身跳出城楼,径直自城墙上跳了下去,吓的那守门将领、过路扛着各种建材的百姓一阵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您怎么就直接跳下来了!这么高的地!”

    “摔着没?您可别摔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……就这个吗?”

    哪吒挥着长弓问:“你们刚才说谁都拉不开的,就这个吗?”

    那将军赶紧点头,连连说是。

    “看着。”

    哪吒轻哼了声,右手摁住弓身,手指勾在弓弦之上,轻轻用力……加大力度……青筋暴起……

    嗡~

    弓身轻轻震颤,其上出现了道道流光,凝成了一只半尺长的长锁。

    太白宫出品·白泽匠心打造·长寿儿童锁!

    哪吒头一歪,大眼中满是光亮,顿时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好玩,好玩!还会发光!”

    周遭凡人兵将见状,大多脸上挂满冷汗。

    那将军连忙向前,对哪吒道:“三少爷,此物总兵大人交代过,不可乱动。

    您这是把神兵吵醒了,说不定会有什么灾祸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哪吒顿时有些扫兴,将还闪烁着光亮的长弓扔回了将军手中,“当真无趣。”

    那将军连忙低头赔笑,大手刚握住长弓弓身,其上仙光凝成的长锁,乒的一声径直炸散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还真是,未曾设想过的解禁套路。

    哪吒小眼一瞪,感觉自己有些被这只长弓针对外加嘲讽。

    那名将军却是虎躯乱颤,双目一红,差点就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这是哪般异象?这是什么机缘?!

    神兵择主!

    这定是传说中的神兵择主!

    自己难道要踏上一条逆袭之路,加官进爵、征战封侯、迎娶权贵女子、走上人生巅峰!

    “拿好本将的佩剑!”

    守城门的将军大喝一声,将手中长剑扔给身后的甲士,手臂鼓起,迈开弓步,做出拉弓的架势,目光看向了天穹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弓弦以微小的幅度轻轻震颤,但这将军面色已是涨红,浑身上下不断乱颤,一股浊气自后门失守,带出了一声‘卟’的响动。

    就听叮当乱响,一名名赶路的百姓口吐白沫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少顷,守门将军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不知何处传来二胡声响,让他双目逐渐失去光亮,慢慢地趴在地上,无力地挥打着大地。

    苍天,大地,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他!

    既然是他无缘的宝物,为何还要给他那种暗示!

    他难道终究只是平庸的陈塘关中级将领,只能领着薄薄的薪水,赚着不多的名望,等自己攒够钱就回家做个平庸的地主老爷,买几个漂亮的侍女,平凡的度过一生了吗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“喏,我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哪吒手指读着鼻孔,小手一伸,乾坤弓顿时落在小手之中。

    这次,他轻轻吸口气,小脸上写满认真,学着刚刚守门将军的姿势,迈开弓步,抬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吸气、运力,仙力涌动、灵气汇聚。

    弓弦被直接拉动!

    哪吒心底一笑,此时他都已想好,该如何鼓励这个被打击到的大叔。

    自己先拉开弓弦展示下神力,而后再对大叔温柔的一笑,说一句:

    ‘不要灰心,我可是仙人转世的说。

    你只要勤加练习,每天百次深蹲、百次俯仰、百次俯卧、来回跑五十里,一定也能做到的。’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哪吒突然感觉到长弓在吸纳自己的灵力,而弓弦已被拉开小半。

    一缕缕红光在他两手之间汇聚,那城楼中的一根箭矢缓缓消散,又迅速在哪吒面前凝成,完美嵌入了长弓。

    乾坤弓开!

    震天箭来!

    哪吒感觉自己还有余力,小手臂尽量撑开,长弓被拉开大半!

    这一箭!

    哪吒突然有一种豪情,要去射破苍穹,如传说中的大羿射日那般!

    还能继续来!还有余力!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让本小仙看看你这把长弓真正的潜!

    咔、啪!

    哪吒猝不及防,手中弓弦突然失却力道,身形失衡后仰!

    定睛一瞧,长弓的弓身竟直接从中断掉,几块指甲盖大小的碎块蹦飞了出去,小哪吒也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这!”

    咕——

    哪吒喉结颤了几下,已是能想象到自家老爹盛怒的画面。

    陈塘关城门前瞬间寂静无比,那名守门将领愣愣地看着眼前绷断的长弓,不由得悲从心起,自觉刚刚那朴实而美好的愿望,也已是难以实现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皱眉看着这一幕,想笑又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道祖该不会以为他在故意搞事吧?

    这波纯粹误会,责任重在白泽先生技艺不过关,跟他可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铜镜所显的另一侧,那碧云童子已是采了一篮野花,蹦蹦跳跳的回返自家洞府。

    虽然这童子也不知自己经历了什么,但也莫名变得开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哪吒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灵娥小声问着,几人一灵继续盯着铜镜画面。

    只见哪吒拍拍屁股站了起来,将断掉的长弓用长弓上缠绕的布带捆上,心虚地弹了弹弓弦,对那将军道:

    “若我爹问起来,你就说是我弄坏的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那将军顿时感恩戴德,差点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那个,”哪吒小声嘀咕,“我爹如果不问,你也别主动去说,这东西就是个摆设,老物件了,不堪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末将明白,三少爷放心。”

    哪吒淡定地点点头,提着弓箭、身形轻盈地跳上城楼,将长弓归于原位,随后心虚地看看左右。

    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几位仙子轻笑连连,李长寿却是暗自纳闷,不知道天道剧本又该如何上演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于是,几个时辰后,夜深人静时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悄然钻入城楼中,将那把长弓带走,又在拂晓之前,将组装好的长弓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躲在暗中注视着这道黑影,当真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弥勒,啥活都接、啥活都干,好好的西方教大师兄,硬生生活成了一个修理工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李府之中,李靖听到传言,带着哪吒直奔城楼,见到的自是一把毫无瑕疵的长弓。

    顺便,那三只箭矢都已一般长短。

    李靖心底一叹,微微摇头,对着长弓地叹道:

    “谢谢您,星君。”

    角落中,某个微胖的道人砸了下墙,转身遁走,留下半声冷哼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李长庚,这个仇,贫道记下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mhtwx.la/down/txt120468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htwx.la/120468/

发表书评:http://www.mhtwx.la/book/120468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六百八十九章 师祖,这次真不是有意算计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六百八十八章 论道鸿钧(上)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六百九十章 封神‘学院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