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墟塚》

下载本书

楔子

作者:.玄芸. 字数:4382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天下第九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陆鸣至尊神殿 少年风水师 男欢女爱 极品全能学生 最佳女婿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韩三千苏迎夏 大神你人设崩了 月上重火 赘婿当道 伏天氏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    楔子:

    天外天——

    一个世人不熟知的所在。

    一个与世外秉诅而立的传承。

    一个构结着远古与上古,于现世相生相悖的奇迹。

    一个摒弃世俗,又和世俗息息相关的神秘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与另外两个怪物相持不下的寂然之地。

    却蕴育了于世不存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后世有纪载:

    “神域秘辛,不妄不清。界有三者,天在上,畔在列,涯在外。隐道者天,行世者涯,致运者畔。证火而熠辉耀,记不数罔年,百载、千年、万岁,计之涩象……

    塚遗世,辰轶事,惘乱世,此佚时,而晦之名苍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间事由种种,皆是难以道嘘之闻,辨得星许,人不知迷途两三。

    纵而我罄竹难书,亦滴墨生死,醒众生贪念,渡命者痴傻。

    我是玄泠客,世人送我浊名‘玄者’。万代之后,玄祖之悲。喜闻却难淖墨,非唱段而强说韵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,故事从我的口中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诉一本书,戒一籍笔,假一传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万载先,生灵开智前,曾经是混沌难辨之时,有先天大能者,挥手间凝造了现今的天地,方得众生嬉闹在野。

    而后,智开着瞬,有欲随即。牢笼般的私念铺天盖地的的席卷了这个刚刚被哺育出的生命。从此不死不休,不亡不零。

    世隔千余岁,终于一天迎来了开头之日。大才降世,可是没有带来平静,血祸滔天的浪日复日,年复年的淘洗着生灵的亡魂,经久不离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玄家青年远涉魔道,途经五年健龄,回道之日时,浅剑杀怒,灭万几众徒,方而铸就千载融合万象。然而,所道是‘一将功成万骨枯,万里河山缟素灰’。任谁也不会想到的是,玄家青年的这半剑,是以众生作为代价,用血为引,白骨为本,才造就了这万世不朽的荣耀和功勋。

    事了,玄家青年才幡然醒悟,百感荒唐,后悔不已。遂立剑苍穹,跪众生而悲,发誓此生再也不会踏足红尘世道。

    至此,世人生灵皆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然而,时隔五岁光阴,曾有迷路的侠盗,在西处荒蛮之地,杳无人烟的最深处,见到了一个白发男人。虽是静立驻足,可就是无人能够近身其五里之内。就此,有幸生还走出绝地的人,将此情此景述说与山野僻壤,市井小巷,一时引得世人欷歔嚷嚷。更有甚者,好些身怀绝技神功的侠士匪类,将此生最后的执著皆倾注于寻找此人,并战胜此人。

    只是,无常世事皆是因果缘由,机遇岂能强求。能遇到且能够靠近白发男人周围五里方圆的人寥寥无几,更何况是近身挑战,几近于神话传说。

    时隔又三年,突然有一天,有人公开贴出榜文。

    ‘人而不敌,妖物避身,鬼魅拜之,神胆具裂。是此,我问西荒蛮深,奇绝环环,欲跃然试枪,望众生为镜,鉴之。

    泠家女子敬兹。

    泠清无……’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一纸战书,让所有人都不禁侧目,议论声此起彼伏,所有人都不相信泠清无可以找到那人,并将其战胜。因为所有的人都未曾听闻过这家女子会什么绝学神技。更有甚者,评说泠家女子是‘弱女不出闺,女红嫚阁楼。儿思未有人,夜正情人梦。’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一位手无缚鸡之力,弱不禁风的女子,拖着体弱多病的身子。头戴蓑笠,身披蓑衣,腰佩九尺长剑,手握具斤重枪,降枣红骏马,绝尘西去,只为一战。

    只是,正当这一纸豪言不却的挑战书,还没有在这座城中贴上多长时日,就有人在泠清无的挑战书上盖上了另一纸战帖,帖子上的壮语狂气,竟然都把那挥斥方遒的笔墨掩盖的有些不起眼了。挥挥洒洒的帖子,寥寥草草的写着几个浓墨粗大,肆无忌惮的字,‘正家儿郎,正岙愿前往极原之漠的绝地中心,与泠清无一决高下。’

    然而,正是所有人在如火如荼的讨论着正岙的战帖一事时。三天之后,又有一封战帖钉在了正岙的帖子上。帖有言,‘水家小女,无才无德,幸得高人指点迷津,武道略懂一二。此生得知泠家姐姐执枪试剑之际,虽不才,也想与泠姐姐略试身手,还望姐姐指教,众人鉴之。’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万事都是有一便有二,有二会有三,以此类推,若是不到结点,终不会结束。

    此后半月有余的时间,不多不少的出现了整整五十封战帖,帖帖都指向了泠清无。而这五十封的战帖中,不仅有天下盛名及久的武师,也有部分刚刚才露头角的后起之秀,还有不知名,不知来头的隐士。

    其中,最数京都世家的上官家的六公子上官劤匀出名,一手师从北邙野人的袖箭,配合着家族武技幻鬼步,让得上官劤匀不得不成为年青一代人的表率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令人羡慕不已的际遇和幸运,带给他自己的荣耀,却并没有带给他丝毫的桀骜不逊。一封挑战书,寥寥数字,尽显谦逊与卑躬。‘泠家姐姐,上官家不肖之孙,不才,愿与泠姐姐,及诸家英雄足下受教,不胜感激涕零。’

    而其中最神秘的人,莫过于西域蛮荒之地的邋遢和尚戒龟道人,以及西南谜地的娄铖越。

    天下间,正当因为泠清无前往极原之漠的绝地中心,挑战神秘人的事情而议论纷纷的时候。数日之后的清早,在纪城的泠府前,就有人发现了用血渍写下的几个大字,‘泠清无’。

    而这满满的敌意和挑衅,在铺天盖地的热闹声中,泠府不可能不会坐视不理。正午时分,泠府大门敞开,从里面走出了一众人,其中为首的六人皆是鼎鼎大名的宗师,其余人等也逊色不了多少,但也是可以跻身这世间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众人的议论声在泠府的排面前变得鸦雀无声。强大的后盾,泠府的重视,沉默时所表现出的决心,足以让所有人都相信,泠清无并非只是传言中的那般柔弱不济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开始有了一个相同的疑问。

    ‘泠家拥一城而坐尽繁华,真正的手段应该就在泠清无的身上?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面……

    纪城最边缘的镇子,汇驰镇里的一间酒肆,被差不多千人的队伍包围着,死死的困住一个披着水蓝色裘袄斗篷的女子。

    此时,女子抿着茶水,苦涩而辛酸的茶叶被不小心吞入嘴中后,女子的眉头时不时会颦蹙几下,似乎女子这辈子没有喝过这么难喝的茶水。然而,茶水虽然难以下咽,但女子还是执拗的把茶叶茶水仰头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嘴角残留的茶渍滴落在了身前的桌子上,泛黄而陈旧的木桌怎么看都配不上女子身上的裘袄斗篷,但她还是平淡无奇的用手指抹去了桌面的茶渍。

    女子眼中看不到厌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好了?”女子镇定的说道,“我不想因为一些堆积的百岁的陈年旧事而动杀念。”

    七丈之外,一个健硕的男人昂头说道,“想好了,我等皆为求死而来。”

    女子闻言,手指轻弹着桌面,不屑的道,“要死,我只希望你一人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男子感觉像是听到了笑话似的,不禁好奇的说道,“那要出乎泠姑娘的预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,泠家百年家业,单凭我这个顽疾裹身的躯壳支撑了下来,如今让我去完成自己的心愿,还要遭受泠府仇家和江湖修行之人的重重阻挠。这般兴师动众的大排场,和不畏生死的勇气,确实出乎我的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却不知道在此的众位,与疾风凛寒中赶来的人,是愚蠢呢?还是真的只为战胜我,再而战胜极原之漠绝地中的神秘人而来呢?”

    女子顿了顿,沉默一会儿后接着说道,“然而,有些事情并没有在我的意料之中,因为它不值得让我劳心费神,就比如是你,还有泠家的家业。”

    男子盯着酒肆里的女子,眼神阴厉的说道,“泠清无,你狂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把玩着茶杯,摇了摇头,叹息道,“就是因为我狂过了头,所以会有泠家富可敌国的家业,所以也带来了数不胜数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女子就已经将手中的茶杯掷向了刚才针锋相对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裘袄斗篷无风荡起,人已随着茶杯掠出。

    晃影所过,就只是瞬息之间,人便已经逼近了那个男子身前。纤细犹如白葱的手指,轻轻的抚过男子的喉咙。那一霎那间,男子仿佛看到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,整个人纹丝不动的呆滞在原地,就那么凝视着女子与世间传闻相悖甚远芳容。

    突然中,男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的手指指向女子清净而略带疲乏的面颊时,他的嘴里只说出了一个字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浅浅的笑了笑,不只是嘲讽男子的愚蠢,还是在笑她自己拖着百病缠身的腐朽肢体,依旧可以在杀机四伏的死地中,轻松而又果决的取下对手的性命。

    女子向后伸手,接住了自己坐在酒肆中扔出的茶杯,凌厉的杀气一闪而过,顷刻间就隐匿在了面皮之下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女子真的生气了,只有女子自己发现了她的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盏未落,人尽亡。

    杀人不见血,莫过于快到极致的冷血无情。这样的她,才能撑得起泠家的百世基业。

    一剑封喉,真的可以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在质疑泠家的地位,而唯独有一人从不怀疑泠家的富是凭空得来的,他就是京都的纪戠洺。”女子翻手看着手里的干枝条,中指长短,折断时的痕迹还保留在枯枝上。指腹摸过断口,感觉着扎人的木刺,女子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刹那,“你们知道我用剑,用枪,却不知道武学造诣达到一定境界后,万物皆可视之神兵利器。”

    女子话音未落,衣袂轻抚,身前的男子直直的跌倒在地上,终于断绝了最后一口气息。

    女子转身,冷漠的面孔上是与世不存的淡然,惯看生死时起时落的戏幕多了,一切都是很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日子,也在等着一剑封喉而不滴血的兵刃,我想知道被我杀死的人,在死神附体时是什么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听起来很绕口,也很僵硬。但就是不知为什么,在此的所有人都没有生出厌恶的神色。应许是刚才的那种猝不及防的手段,令所有人感到了不适应,只有强大如斯的人才会有资格站在这个女子的面前,与其争辩孰是孰非。而他们,弱如蝼蚁的生命,不配成为她面前站立的人。

    就像刚才,硬气十足的男子,他们心中最了不起的主子,在女子的面前,只是一个照面,就足以显示出他是多么的不堪。

    女子缓步回到了刚才坐着喝茶的桌前。她放下手中的杯子,提着茶壶往杯子里倒着茶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女子斜着眼瞥了一下西南方向,淡淡的说道,“既然来了,就品一品着山野村乡的粗茶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女子就将手中的茶壶甩手扔了出去。

最新网址:www.mhtwx.la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mhtwx.la/down/txt133476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htwx.la/133476/

发表书评:http://www.mhtwx.la/book/133476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楔子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返回目录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开篇